烧碱。烧碱味的大咸鱼了。东方/宝石,极其低产(你产的都是啥啊)
最近是厨力爆发的饿殍注意()
开学会长弧。拼了老命挤时间产点啥?

【正针】BE20题(1~6)

*半年前的老物混更(你干什么)不大会改,,orz

*ooc,,,

*题目来自贴吧!


1未达成的约定


“来吧,让我们构筑起一个不会遗弃弱者的乐园吧!”

针妙丸被囚禁在神社时,不知不觉反复咀嚼起了这句话。她还记得当初自己的语气,带着兴奋和抱负,俨然一个未谙世事的孩子。

结果,大的乐园没有建成,她自己小小的愿望与满足也成了一场空。鸟笼里的败将公主,用之即弃的棋子,她现在也已是被遗弃的弱者了。

革命也好,乐园也罢,到头来,天邪鬼的约定,只是一张网。


2不得不做出的选择


博丽的巫女放下了驱魔棒。该说的她都已经说完了,从对方的表情也能看出她内心的挣扎。她等待小人的崩溃和肯定的回答。

“如…如果...

【正针】弃物

*八桥第一人称视角预警,各种失败的尝试(那你还发个鬼啊),ooc巅峰bug多)

(我用不用打八桥弁弁Tag啊如果打的不妥请麻烦告诉我我马上改!!对不起((


我和姐姐凌晨才回到暂居的山洞。雷鼓留在神社和骚灵商议下一次演出的事情了,小伞他们也没有来玩,这里只有天邪鬼一人。她以不大雅观的姿势坐在一块大石头上,歪咧着嘴啃一个果子,看到我们进来只是挑了挑眉,一如既往地令人不爽。

我一直都不喜欢她。姐姐能忍,雷鼓不介意,但对于她们接纳她一同下克上这件事,我不能不耿耿于怀。姐姐说她是有过经验的“前辈”,终归算是能帮上点忙的,我却觉得她是存心想来搅我们的好事——天邪鬼就是这样讨厌的物种吧。

这不,...

看看这个神仙!!!

劫火贼人:

空明人好得不得了,听我叫穷又帮我做了约稿条,虽然根本就不会有人来约,但是这条做得实在很模范,我看到的时候笑了半天,放出来给大家看看玩笑一笑。 @赤白待針 

【正针】最后一根稻草

*是全是bug的初遇,我流正针ooc···

*如果还有余票请投正针一票谢谢!!(现在还来得及吗你个大鸽子)


城池果然是倒悬的,这让鬼人正邪感到亲切而舒服。

她绕城飞了三圈,最后一次默念将要讲述的故事,让自己的心情激动起来又平静下去,随后端详起这座传说中的逆城的外观。它无声地倒悬在冷风中, 窗内似是一片混沌,原本应是底座的地方已崩塌,碎片孤独地向高天刺去。

推开门,陈旧的气息扑面而来, 估计这里是不常通风的,空气稀薄又压抑。她小心地漂浮着以免碰坏什么东西,穿过空空荡荡的走廊,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恭敬的来访者。 ...

【议书】违命

*是群里活动!这次真的拖太久了耽误了大家太抱歉了!!!!!土下座

*ooc,私设,题目又是什么鬼东西,又短又菜太对不起了……


天之上仍有天,地之下亦有地,听着尤库蕾斯奋笔疾书的刷刷声,杰德无端地这样想道。她托着腮看着工作的搭档,对方蓝白色的发嵌在天空中,风拂过遮住了眼,但是杰德觉得她是在笑的。

在杰德的印象中,尤库蕾斯总是很温柔,其中微笑的时间占了大半。她很聪明,地位很高,却丝毫不摆架子,待人接物也很得体,是位非常受欢迎的天使。

这样的她,怎么会背叛呢?杰德脑中又响起了那带着杂音的预言,“撒旦将会背叛”,而她的神经尖叫挣扎着,几乎要挤破她的脑袋。梦里,天地崩毁,她身处风暴中央,...

【东方】在背后舞者的背后哭泣

*是舞里乃,舞第一人称视角!我不知道怎么打tag1551

*是小破诗注意,有bug和ooc()

*(521字也是觉了)


你用枯枝顺着头发

妆化得很认真

我把发髻散下又扎起

怎样都不像个大人

登台了,第无穷场巡回公演

绝不能让这癫狂蒙尘

台下坐着的正是救世主

我们的秘神大人


阀门暗门后户之门

我要带你去探险

竹笹为杖茗荷作旌

不给糖就捣蛋


神明赏赐了万能钥匙

及腰的撬棍包着糖纸

我们飞似的过河穿山

拄杖唱响熟悉的礼赞


“今天,我们可以去任何地方

屋顶树洞云端星环”

“现在,我们要探究所有秘密

包括到过去看一看”


“好期待啊!”...

【正针】奔丧

主要人物死亡注意,可能有ooc
我的神仙cp帮我改了!!我爱她!我不会润色如果有文风不同衔接不畅请见谅orzz
灵感来源是针鼠爸爸一张邪邪抱着针针走在风里的图)请大家都去吹吹她我永远喜欢她(落泪)

山是灰色的,天空是灰色的,雨云像积尘的沉重幕布般层层堆积。山路边的石头咧嘴露出尖锐的微笑。

唯一的行人朝山脚下望去,掉落的拖鞋已然不见踪影。她低声骂了句,紧了紧抱着怀中人的手臂,蹬掉了另一只鞋。

仅有的脚步声消失了,阴沉的天随时都可能塌下来。她觉得温度一降再降——也可能是怀中人体温升高带来的错觉——而雨是一定会下的了,或许,还是暴雨。

她仍妄想着,能不能赶在雨前到达呢,在风吹来绝望的时候,这可以...

【永远组】彼世之珠

*是群里月练,题目是珠光,疯狂跑题,毫无营养((

*师匠第一人称注意,ooc注意(土下座

*(两年多了我终于给师匠产东西了哈哈哈哈哈(被打死


我抱着金色的鸟笼在奔跑,奔跑在九十度旋转的迷途竹林。竹子在我脚下开花而崩裂成为书简,四面的火焰噼啪作响;永远亭静止在夜空的一角,悬得像个月亮。

鸟笼里,公主端坐着。她的发胡乱织在一起,比混沌的背景要深得多,让我想起那些我为她梳头的深夜,三千丈的岁月绞在指尖又优美地滑落。我发觉我的狂奔是无声的,耳畔只是响着明显不属于现世的乐音,节奏一成不变而音色清亮,我愿意相信那是公主的心跳。

我好像已经跑了很久了——对于一个蓬莱人来说,这“很久”代表了...

【正针】20字微小说

  • 对不起又是我!!!(

  • 没有文力时的降智产物,ooc,我连方向盘都没写过别说车了对不起(

  • 压字数难受死了真的(((低产低质的借口((


01 Adventure(冒险)

“就算有我抱着,直接跳下去也是很危险的呦?”

02 Angst(焦虑)

正邪第801次回答了针妙丸的问题。

03 Crime(背德)

“她们让我处置你,我是不是可以以牙还牙了呢?”

04 Death(死亡)

对于下克上的天邪鬼来说,怎样长的寿命都不够。

05 Episode Related(剧情透露)

这一次她作为强者,和强者一起,恃强凌弱。

06 Fantasy(幻想)

“欢迎来到弱...

【正针】无约赴宴

*七夕快乐!!!!!!!!!

*我流正针,ooc,有勇帕露注意,邪邪视角对他人奇怪的形容注意

*废话好多啊对不起!没写过这么长的(长吗)而且拖了太长时间好多地方都把握不好对不起!!根本表达不出来她们的好(可能因为是本命所以更写不好吗(

*我永远喜欢正针请你们速速结婚!!!!!


[A]


少名针妙丸婉拒了火车灌过来的酒,又躲过巫女那边飞来的果皮,绕回了自己的座位。长桌上的点心味道独特又精致得很,可惜她就是吃不下那么多,多亏了那位醉酒的热心鬼王,给她一样拣了一点装了一盘子。现在盘子还半满着,酒也沉甸甸地剩了一大半,她却已心满意足地开始观察四周的人了。

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来参加婚礼,...

1 / 3

© 火尧石咸本咸 | Powered by LOFTER